郭庆红保险网

中国人寿
保险岛钻石顾问

扫一扫二维码
查看微站

首页>保险资讯>监管定性“相互保”涉误导,信美被罚近百万

监管定性“相互保”涉误导,信美被罚近百万

2019-09-28 12:49:06 分类:保险知识    

  “

  我的意中人是个盖世英雄,有一天他会踩着七色云彩来娶我。我猜中了前头,可是我却猜不着这结局。

  ”

  关于“相互保”、“相互宝”的讨论,旷日持久,从2018年底持续至今,定论终来。

  4月12日,银保监对“相互保”事件定性,涉欺骗投保人、不按规定使用保险条款和保险费率。

  早已改名“相互宝”的相互保风光依旧,用户跨越5000万平台,欲两年内剑指3亿用户,且有着颗“第二社保”的心。

  与此同时,一众新老巨头皆聚焦互助领域,其中多TMD级巨头,保险到互助的边界更加模糊。跨越这纸明文规定,势头已现,互助们无论如何解释包装,最终的商业梦想当在商业保险。

  1

  信美领近百万罚单:罪在“相互保”

  监管约谈的5个月后,“相互保”的罚单落定:鞭子打在了“相互保”的产品供应商,信美人寿身上。

  这家国内第一家相互人身险公司因与之关系密切的蚂蚁金服设计了一款不是相互保险的互助性质产品被罚。

  4月12日,银保监开出2019年第3号罚单,直指信美人寿和蚂蚁金服的爆款“相互保”。

  据行政处罚书,信美人寿涉两大罪状:

  一、未按照规定使用经批准或者备案的保险条款、保险费率

  信美人寿在“相互保”业务中通过产品参数调整的方式改变了产品费率计算方法以及费率计算所需的基础数据。

  二、欺骗投保人、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

  信美人寿在“相互保”业务中向保险消费者传达“相互保”产品依法合规的错误信息,以及第一年参与成员分摊金额仅需一两百元的误导信息。

  并认定:信美人寿董事长杨帆、副总经理兼总精算师曾卓负有直接责任。信美人寿及当事人均提出异议:

  一、信美人寿理解“相互保”业务的参数调整适用原保监会《关于促进团体保险健康发展有关问题的通知》(保监发﹝2015﹞14号)第二条第三款的相关规定。

  二、针对欺骗投保人、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的行为,信美人寿认为关于产品备案的宣传是对客观事实的陈述,预估第一年参与成员的分摊金额在一两百元左右是合理的。

  三、杨帆认为其并非“相互保”项目的分管领导,其作为董事长的职责不包括日常具体的项目经营管理,不属于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

  四、曾卓认为其为“相互保”项目的分管领导而非负责人,不应承担“相互保”业务开展涉嫌违规操作的执行责任。

  经复核,银保监会仍认为违规行为成立:

  一、“相互保”业务中信美人寿通过产品参数调整的方式改变了产品费率计算方法以及费率计算所需的基础数据,该行为不符合《健康保险管理办法》第十九条的有关规定,不适用《关于促进团体保险健康发展有关问题的通知》第二条第三款的相关规定。

  二、“相互保”业务存在未按照规定使用经批准或者备案的保险条款、保险费率的问题,宣传产品经过备案是向消费者传达产品依法合规的错误信息;“相互保”采用后付费的方式导致分摊金额存在不确定性,向消费者传达第一年参与成员分摊金额仅需一两百元的信息存在误导性。

  三、从检查调取的会议纪要和调查笔录看,杨帆牵头参与了“相互保”项目的重大决策,曾卓作为“相互保”项目的分管领导,均对违法行为负有直接责任。

  结果:银保监会罚信美人寿65万元,杨帆、曾卓合计被罚28万元,共93万元。

  2

  从爆款到违规的剧情反转:相互保的更名之旅

  2018年10月,蚂蚁保险、信美人寿联手推出的“相互保”搅动了重疾险一池春水。一场低消费群体的保险“福音”,以低门槛加入、低保费分摊的保险互助创新在各大网络平台传播。

  上线28天后,京东联合众惠财险推出京东相互。这场相互保险公司、大流量平台之间的博弈走向另一个高潮。

  随后的故事情节陡然而转,上线仅两天的京东互保“夭折”。“ 灰度上线测试,众惠将对京东互保进行用户体验升级后,再择期推出。”的消息再无下文。

  13天后,“相互保”成为“相互宝”。

  原因,涉嫌违规。

  均以“相互”命名,却有着跨越不了的鸿沟。

  一个是保险产品,险企受到保险法规的严格约束、消费者受之保护,这也是当初相互保脱颖其他互助平台的一大原因。被认为是根正苗红的相互保险产品,骨子里有着金融产品的优越。

  一个只是互助计划,自发形成的市场救助组织,尚无明文予之行业身份,多以公益概之。各色商业利益的掺杂中,多是非。横跨在两个行业之间的分界线,也成为众多企业打擦边球的模糊地带。

  “互助不是保险,加入互助计划是单向的捐赠或捐助行为,不能预期获得确定的风险保障月,不承诺刚性赔付”的监管界定中,互助类平台已经成为保险行业一股重要的流量势力。

  3

  由保险到互助再到众筹:相互宝的做大路径

  150天,5000万用户。

  从2018年10月16日上线,到2019年4月11日用户规模破5000万,蚂蚁再度诠释了超级平台的流量魅力及恐怖之处。

  相互宝从0到5000万的速度,甚至超过了2013年横空出世的余额宝。4月11日,相互宝(保)成为蚂蚁金服董事长兼CEO井贤栋口中的“吉祥三宝”,另两个是蚂蚁金服的两大爆款支付宝、余额宝。

  主管蚂蚁金服保险板块的副总裁尹铭则表示,

  两年内,相互宝希望让3亿人享受互助服务。

  让相互宝有望成为国人在社保、医保之外的第三大基础保障。

  值得关注的还有,近日相互宝一则公开信透露,将会开通爱心筹款通道,让愿意捐赠的用户去帮助赔审失败、得不到救助金的申请人。

  抛开赔审团机制与互助组织的诸多争议,对比相互宝从保险到互助再到众筹,与当前互助巨头的从众筹到互助再到保险的路径,反其道而行之的效果似乎更为不错。

  无论是打着公益旗号介入的互助平台,还是从保险到互助、众筹的相互宝,最终的商业变现当在“保险”,商业意义乃对流量的升级,将之转化为拥有保险需求的流量。

  4

  颠覆已开始:互助围城与中低端商业健康险的消亡

  相互宝、水滴、轻松筹均是拥有数千万用户规模的平台,此前京东的入局、苏宁的加入,及相继传出TMD级别的新生代互联网巨头也有意互助平台的消息,可知巨头们早年强烈切入保险的心正在转向互助,他们是否还记得保险?

  巨头们至少人均一张全国性保险代理或者经纪牌照的现实中,答案可能依旧。

  5000万用户、3亿人,“社保、医保之外的第三大基础保障”的豪迈下,野心也罢,抱负也好,中低端健康险产品的空间几乎不再属于商业保险公司。

  当前中国保险行业正处转型时代,大健康几乎成为众多保险公司圈定的战略领地。中低端健康险市场乃最具保险教育意义的领域。

  市场潜在需求的觉醒,政策引导和鼓励,科技驱动和赋能等多重因素的叠加,历经近二十年的理想与现实巨大反差后,商业健康险有一股大风起兮的感觉。

  期间,互联网功不可没。一曲百万医疗风靡中国,互助平台风起云涌,VC不断涌入,估值超越保险公司。

  以健康险洞开保险产业链几乎是所有互助平台的商业模式卖点,联想各大巨头重金押注医疗健康的率先布局,保险+医疗之间的化学反应几许?

  谁把握了中低端健康险产品,谁即有可能得到一把洞开寿险大时代的钥匙。

  抛开健康险的巨大市场前景,其也是寿险产品的敲门砖,大健康与大养老领域的紧密结合将是未来寿险产业的一大方向。

  恰如每一个互联网巨头都有一颗保险的心一般,每一个互助平台都有一个可在保险变现的商业模式。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保。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相关资讯